次元街

夕阳、落日、天空、城市、父母,和困在出租屋里几个月的我

前天,微波炉的门设开关那个钩子自己弹出来了。但我妈回来之后,开始怪我。怪我前几天让小孩子进来玩,说不定就是他们搞坏的云云。我沉默,我明白的,她损失了,但她不知道怪谁,只好怪我,她只是需要发泄而已。她并不关心真相是什么,她只在乎她想看到的。
夕阳、落日、天空、城市、父母,和困在出租屋里几个月的我

好脾气是装的,开心是假的,懂事乖巧是演戏,我本质上是一个很丧的成年男性。夕阳、落日、天空、城市、父母,和困在出租屋里几个月的我 原创专区-第1张

今晚,和其他无数个平淡无比的晚上如出一辙的夜晚,我习惯性的在晚上十点以后洗澡,我妈在帘子外面洗碗,冷不丁问了我一句,你昨天网上考试怎么考啊?学生作弊老师知道吗?

我没理她,因为我懒得回答,她抛出了一整个问题,我要是认认真真仔仔细细从头到尾解释,又得费半天口舌,但问题是,我不是没有和她长篇大论的探讨过,她除了儿子这大学没白上,或者干脆当笑话听,该干嘛还是干嘛。

我激情的演讲,对她而言,不过是一颗石子投入了古井无波的湖面,不起任何涟漪,这个湖过去是哪样,我投完了石子还是一如既往。

我直接在开头就放弃了。

洗完澡,我去外面看小说,吃完的枣核掉在地上。

我脑子里全是问题,全是思考,她让我捡起来,我嫌她啰嗦一些没用的废话,没有任何的思想深度。

本来这件事就应该这么结束了,但我平静的走过她身边时,听到她嘀咕:你小时候那么开朗,怎么长大了这么死板呢,跟你奶奶一样板着个脸,谁得罪你了,真的是。

我是个可悲的人,这样一句抱怨,让我脆弱敏感的大脑高速运转起来。
夕阳、落日、天空、城市、父母,和困在出租屋里几个月的我

我脑子里第一时间想的是,她真的在活着吗?为什么她没有自己的娱乐活动,为什么她没有自己的生活,为什么她要这么关心我?

我会产生这种想法,主要是因为我性情大变,这十几年来潜伏在心底的种种龌龊想法早就冒了出来,而我又呆在家数月之久,脱离了社会秩序的束缚,失去了我的社会关系人脉网络,这几个月对我来说,就像是一天重复了一百多遍一样,重复又枯燥。这进一步刺激了我的阴暗心理。夕阳、落日、天空、城市、父母,和困在出租屋里几个月的我 原创专区-第2张

我就在想,血脉这种东西真奇怪啊,你降临到这个世上,天生自带两个任劳任怨的人跟你嘘寒问暖,和一帮亲戚。这两个人是活在了我身上吗?是把他们生活的意义赋予了我吗?为什么他们能够忍受我的臭脾气?为什么他们没有跟我提过要求,而我却可以责怪他们不够关爱我。

如果不是血脉关系,我还能进他们家门吗?他们关照我,只是因为我是儿子吗?无论我做是一个多么烂,多么对社会无用的人,这种消极的血脉关系都会伴随我渡过一生吗?我不必付出任何劳动,就可以得到两个人的倾心栽培,我凭什么呢,我又何德何能,让别人如此待我。要知道,平时跟陌生人相处,别人对我好点,哪怕给我让个座,递张纸,我都心怀感激。为啥我在面对父母的时候,无法产生一丝一毫的感激涕零,我心疼他们每天12个小时的劳作,但我更关心他们有没有给我交学费。
夕阳、落日、天空、城市、父母,和困在出租屋里几个月的我

最近,最经常听到的一句话,就是他们念叨着“老了,力气不够了,站的腿酸”。对,我就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的那种人,父亲午睡时间半小时,早上8点出门,晚上10点半回来。母亲也是这样,但母亲的工作是给一个按摩仪工厂配零件,要站着,她那么老的一个女人,一站就是一天,每每想到这里,我只觉得我真是没用,经济不独立,还在用父母血汗钱。

开通花呗爽了一把,完事了还得用父母的钱填补亏空,我顿时有强烈的负罪感。但为了掩饰我这么多年来亏欠父母的事实,我一直在骗自己,这是我应得的,就因为我是他们的儿子。他们自愿的,又不是我逼得。再说了,这个世界,所见所得,都是由我的视觉,听觉,嗅觉,触觉,味觉产生的。如果我这个躯壳湮灭了,那么这个世界也就随之灭亡了,所谓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不是没有道理的,这也是我冷漠和自私的根源,因为我只有几十年的光景,我如果死了,就是死上几亿年,但我活着的时候,只有断断的一百年不到,我早就开始学着养生了,怕死,想多活几个年头,根本不想被别人拖累,只想自己活的开心点,有意义点。
夕阳、落日、天空、城市、父母,和困在出租屋里几个月的我

但我的道德感和三观告诉我,父母的提前衰老,有很大的责任要我这个不肖子背,是我的不懂事和胡闹,让他们早早白了头。我一直在受道德的煎熬,良知的谴责。所以我总是在和父母说长篇大论,我想试着和他们交心,就像郭靖和杨过那样,到了没用什么事情需要隐瞒,无话不谈的地步。也不枉我做一回他们的儿子,也算是我尽了孝心?

今天下午五点,靠在门框,心情舒畅。如果人的一生,青春期是最重要的,那么在一天之内,下午五点就是一天的“青春期”,你已经忙完了一天的脏活累活,你或者在和朋友运动出汗,或者在和知己爱人闲聊,或者在开黑打游戏,或者在书店看的正酣,或者在经历一场逃亡,离开钢铁森林一样的城市,独自踏上前往西藏的国道?我从户外直播看到了别人的生活,甚至看到了养蛇人,我已经可以做到不害怕蛇从屏幕里窜出来的可能性了。夕阳、落日、天空、城市、父母,和困在出租屋里几个月的我 原创专区-第3张
夕阳、落日、天空、城市、父母,和困在出租屋里几个月的我

夕阳真的很唯美,当一米阳光照射进灰色的钢铁森林里,那仅有的一点残阳余晖只令人温暖而舒适,我可以毫无保留的在这霞光之中放空心思,不去想任何让我头疼的事情。一切都变得温柔而缓慢,生活的节奏变成我想要的样子,一切都是浓烈而炽热,染上夕阳的橙红,我的眼眸中荡漾着最初的感动和欲望,只有那一刻我才感觉自己真的活着,而不是作为一个见证者,看着其他人的生活。夕阳在我心里,比异色瞳的少女还要珍贵,它是多苦多难的人生送给我的唯一一份干净纯粹的礼物,点缀我空荡的心室,只属于我的暮霭沉沉的颂歌,把肮脏的我染上夕阳的颜色,使我不再关心悲惨的人间生活,只需要对着天空的方向行注目礼,心情便自由的飘向浩瀚的天空,徜徉在光与热与云的海洋里无所保留。

唯有这日升月落周而复始的夕阳光芒,才能点燃我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

我靠在门框上,落日余晖的阳光毫无保留的穿过我的腋下,我感觉我的血液在静静的流通,我听着心脏律动的声音,我应该感到平静且满足的。在吃完买来的速冻肉,大快朵颐尽情啃食之后,在随心所欲玩完游戏,肆无忌惮和敌人对骂之后,在放空自己,尽情游玩之后。我应该感到开心的啊。夕阳、落日、天空、城市、父母,和困在出租屋里几个月的我 原创专区-第4张夕阳、落日、天空、城市、父母,和困在出租屋里几个月的我 原创专区-第5张

可我丧失了正常的,带有人性的对话功能,我将点燃生活激情的可能性寄希望于楼上的小女孩会下来和我搭腔。但在我拒绝了隔壁小男孩觊觎我电脑的要求之后,小男孩的表姐,也就是楼上的小女孩显然和他们通了气,决定冷暴力我,哪怕路过我家门也不理不睬。
夕阳、落日、天空、城市、父母,和困在出租屋里几个月的我

我做错了什么?不让你们玩是本分,让你们玩是处于大哥哥的送温暖。为什么,如果不继续对你们好,反而变成了我的错?人为什么都这么现实,连一个小女孩都不会念着我纵容她们的恩情。

但我不在乎,得之我幸,失之我命。本来就与我无关,我也不希望能够得到小孩子的友谊。

父母老了,走不动路了。可他们年轻的时候,折磨我,殴打我,痛骂我,贬低我,嘲讽我,硬生生把我从开朗逼到了阴沉,把我从热情阳光风华正茂,逼到了老气横秋猥琐不堪的地步?难道他们不知道,青春期的男的,会有自残引起别人关注的心理吗?为什么一次也没有注意到我,我自虐一般的放任自己的堕落,装疯卖傻,直到自己假戏真做,变成了一个可笑的人。我的懒散,堕落,阴骘,惰性,变态,扭曲,还不是拜你们所赐。

为什么在我极度绝望的时候,你们没有注意到我的变化,及时的对我心理做出了哪怕一点点的疏导?夕阳、落日、天空、城市、父母,和困在出租屋里几个月的我 原创专区-第6张

我最恨迟到的补偿,要么就大大方方的决裂,要么就让我彻底的敌视你们。为什么要在年轻的时候折磨我,老了之后装作严父慈母,完事了说一句,你怎么从开朗变成了阴沉之类的屁话。

我懂,因为你们学历不高,虽然在社会打拼多年,人情练达。

但你们根本不知道心理教育,根本不知道只属于我的那份绝望,竟然是你们一手造成的。

真正的失望是一点一点的累积的,到了分别的日子也不会有激烈的场面,分离的那种痛苦,早就在原先的日子一点点分解,在终于分别的时刻,心情反而是平静的,只因在心底早就预演了上百次,不过是将重复了上百次预实验付诸行动罢了。

所以成年人的情感是持续的,连绝望也是持续的。小孩子丢了一件东西,死了宠物,得不到东西,学不好事情就会痛苦,甚至会和朋友大吵一架,但第二天就没事人一样重归于好。可成年人的纠纷往往是利益,往往是长时间的折磨,往往是好几个阶段的心路历程,是不能调和,只能惨然接受的事情。持续的低落心情,怎么可能因为一句话就结束,怎么可能因为一点示好就忘记,不过是与现实生活的妥协罢了。

成年人的世界,到处是无能为力。

举一个例子。

你大学毕业的时候,会不会删舍友的微信?或者联系方式?夕阳、落日、天空、城市、父母,和困在出租屋里几个月的我 原创专区-第7张

大部分人不会,因为他们刚刚和舍友分开,心情激动。然后,大学四年的情谊,到头来,就是结婚收份子钱的时候想到了你。

我只觉得,如果你忍了舍友整个大学四年,那么在毕业的时候才删掉他,你已经算脾气好的了。或者说,你终于学会了成长,四年书没有白读,学会了敢于做真实的自己。如果你继续读研,也许你才会明白,宽容就像是懦弱,因为没有人会觉得自己有错,你的舍友不可能把问题归结于自己,他们一定会责怪你在任何事情里所扮演的角色,所处的成分所干的事情。但此时你已经毕业了,没有必要留着微信,如果你真的留恋大学四年,反而更应该及时的让它变成一段美好的回忆,而不是眼睁睁看着这段同窗情谊到最后变成了点赞之交,变成了出差之后的某天深夜的一场聊骚。你们的情谊又不是生死之交,到底会变质,只要是个人就能做到你曾经做过的事情,你根本没有底气保证你的舍友对你是不是也颇有微词,一直以来有怨气。还不如提前删除,免得毕了业还破事一堆。

如果我毕业,我一定毫不犹豫的删掉,因为我早已对人间生活没有一丝留恋,我只是利用身边的每一个人,去完成我的余生,让我尽可能过的更加舒服点,我根本不在乎他们的死活。

我是不是有神经病啊。

我妈随便嘀咕一句,我都能想这么多?我是多久没和人交流过了?憋了多少小心思?
夕阳、落日、天空、城市、父母,和困在出租屋里几个月的我 原创专区-第8张
我是真怀疑我有心理障碍,但我更觉得是学业不顺,生活不景气,人生无望,导致我积压了这么久的郁闷。

成年人的世界,苦到了极点,竟然品尝不出一点滋味了,就好像舌头已经被苦麻木了,只会被动的进食,根本品不出好坏了一样。
夕阳、落日、天空、城市、父母,和困在出租屋里几个月的我

我现在的日子,还算不算是活着呢?还是说我更愿意当一个看客,看着别人的生活像一出出戏一样精彩,宁愿自己的生活像一滩苦水一样?

我父母这么透支身体,不管不顾自己老了之后会得的疾病,只是为了我拥有和大部分人一样的生活质量,这值得吗?他们连站在落日余晖里享受人生的机会都没有,每天就是忙碌忙碌,唯一的奔头就是一个月可怜的几千块钱,把活生生的人逼成了机器,天天都在叨叨着自己腿酸脚软,我只觉得自己废物,对于我父母所处的困境无能为力。

真正的绝望,就是看透了生活的本质,还得积极乐观的融入令人作呕的生活之中,扮演一个情绪稳定的成年人。

父母养了我二十年,有什么意义呢。仅仅是因为血缘关系,我就可以毫无内疚的享有这一切吗?仿佛是古代的君王享受臣子的供奉一样?我何德何能,我配吗?我也算是什么有头有脸的人物吗?我值得我父母每天加班到深夜,压抑着自己的怨气,透支自己的劳动力吗?

真没意思,做什么都提不起劲,我真是有病。
夕阳、落日、天空、城市、父母,和困在出租屋里几个月的我
夕阳、落日、天空、城市、父母,和困在出租屋里几个月的我 原创专区-第9张
我在的这个出租屋很小,天花板只离地板4米高,我整天就困在这个小小的屋子里等死,感觉自己变成了不会说话的家具,和一把椅子,一张凳子,冰箱床单墙壁对视,这些死物永存,可比我这个废人重要多了。

发表评论必须先登陆, 您可以 登陆 或者 注册新账号 !

    山一样的意志

    企鹅群 668105092

    热度 23 万
    正式作者
    • 0

      关注

    • 4

      粉丝

    • 78

      作品

    • 2

      评论

    近期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