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元街

谁说我们斗破一夫多妻制?我大萧炎从未亏欠过任何红颜,云韵除外

前言1:你别是个小傻子吧我的炎帝哥哥,脑子被异火烧坏了?熏儿能同意嘛?彩鳞怎么说

前言2:“嘿嘿,我竟然打了炎帝一拳,真他喵的威风!”林焱大笑道。

前言3:云韵,哎,孽缘啊,如果她真的选择和仇人在一起,那就不是外柔内刚,举手投足间魅力四射的云韵了

谁说我们斗破一夫多妻制?我大萧炎从未亏欠过任何红颜,云韵除外

前言4:可云韵就是云韵,高贵骄傲的、忠贞不渝的云韵!玉可碎而不可改其白,士可杀而不可受其辱

前言5:他很聪明,直到不会有人永远喜欢看小白文,但永远会有人喜欢看小白文,于是他一直写

那些年一起追过的斗破快乐时光,那些DNA熟悉的情节一点一滴的浮上心头,颇为感慨啊!

(虽然有5000字,但这都是斗破十年读者的肺腑之言,万望您能看到最后,再次感谢您)

聊斗破之前先聊聊整个网文圈子,然后再跟哥哥姐姐们聊会斗破几大女主。(个人风格)

谁说我们斗破一夫多妻制?我大萧炎从未亏欠过任何红颜,云韵除外

都说网文是男人的成人童话,这一点都不假。永远的热血!难凉于心!

哪个男人年少时没做过一飞冲天的梦想呢?是,成年了被生活毒打之后,就不做梦了,就认清了现实的残酷。什么深夜和朋友觥筹交错,酒杯碰撞间,听见的那都是梦碎的声音

可就拿斗破来说,你像亲爹一样,一点一滴的看着那个从乌坦城中走出的少年,一步一步成长为叱咤中州的大陆强者,你难道不会有种夙愿得偿的欣慰感?就没有一点热血和充实感吗

那些无数个为理想而死的燃情岁月,不也曾唤醒了你心底沉寂已久的悸动和少年意气吗?

男儿到死心如铁!看试手,补天裂!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大人更需要童话

而红颜知己更是这童话中最浓墨重彩的一笔,是英雄们的温柔乡归宿

今天的话题就是【网文改变动漫的男主都有几位妻子】(忠贞度测试)

一说到网文,就是开后宫,种马文,什么撩完不娶阿~什么撩完就跑留妹子俏脸绯红真刺激

谁说我们斗破一夫多妻制?我大萧炎从未亏欠过任何红颜,云韵除外

什么渣男遍地走真心喂了狗,还有什么漂亮姐姐们千万不要靠近男主啊!会变得不幸~

屁!这都是刻板印象! 你再骂?(恳求)

2022年了兄弟们,再写这种后宫文你也不怕被女拳冲烂阿?

先不说现在网文基本上得是很深情很专一的好男人,就哪怕是之前群魔乱舞的时候,也不少

比如《吞噬星空》罗峰,妻子就徐欣一个,专一的很捏~还有那个《雪鹰领主》东伯雪鹰,就靖秋一个,欸家里红旗不倒!

我知道你肯定会说什么,阿,我吃西红柿是这样的,他三观正是个君子,可他是凤毛麟角阿

哼,你未免太小看网文圈大神作者了

比如《无限恐怖》主角郑吒,就一个妻子萝丽;《遮天》的叶凡只有姬紫月;更不要提《星辰变》秦羽只有姜立

哪怕是你们印象中烂桃花不断的炎帝萧炎,其实他从始至终和红颜知己也很有分寸感

谁说我们斗破一夫多妻制?我大萧炎从未亏欠过任何红颜,云韵除外

不像隔壁拿妻子卖惨的,还不肯让她入土为安

别看全书下来萧薰儿、美杜莎、小医仙、云韵、紫妍、青鳞、雅妃、纳兰嫣然都痴心苦恋萧炎。阿,可能,还有据不完全统计的二十三位漂亮妹子为萧炎终生不嫁,也许稍微花心了点

但是!至少对身边这几位关系亲密点的,萧炎都算得上是有情有义、有始有终了好吧!

阿你比如说小医仙,那可是患难之交,特别是解决她的【厄难毒体】之后就是一生的挚友啊

但是你看原著最后的情节,双帝之战后小医仙回到青阳镇继续行医

医馆之中,有着一方简单而整洁的木桌,在那木桌之后,有着一道身着白色衣裙的女孩安静的端坐着,阳光从屋顶倾斜而下,照耀在那张噙着轻柔微笑的脸颊上,那般美景,看得面前所坐的伤员呆了下来。

“回家将药熬成汁液,敷在伤口便好。”白衣女子轻柔一笑,将手中的药包轻放在桌上,青丝如瀑般的倾泻而下,显得清纯动人,那般气质,让得那些来到这里满身血气的人有些自惭形秽。

伤员拿着药包,失魂落魄的离去,脑海中,始终都是浮现着那温柔的笑容,如此女子,那般温柔,光是看着,心中的烦躁,仿佛都是会淡下。

小医仙还是回到了最初的地方,她永远也忘不掉这里发生的一切,忘不了和萧炎隐居的日子

她此时的境界已经可以碾压大陆上绝大部分所谓的高手,足够开宗立派,可她却只愿当医生

毕竟,如果不是因为突如其来的厄难毒体,她本来的命运,也只不过是山村一个普通的医生

她过惯了往日打打杀杀的日子,远离了那些腥风血雨。此时此刻,治病救人就足矣宽慰平生

至于他,她心中放不下的意难平,她自嘲了一下,想着他早已成家,自己嘛,大抵也是无望

大概自己以后,真的要扎根在这小小的青山镇,平静的度过自己的余生了叭,但她从不后悔

“请先排队吧。”

白衣女子偏着身子,头也不抬的整理着一旁的药蒲,轻柔的嗓音,让得人如沐春风。

见到她这般反应,后面不少人都是暗自冷笑,这家伙,再不走就要倒霉了…

不过,就在他们冷笑时,那如同无赖一般坐在椅子上的人,却是突然嘿嘿笑道:“关系这么好,排队就不必了吧?”

谁能相信曾经让中州血流成河的“毒仙”,此时此刻却用轻柔的嗓音,温柔的替人包扎伤口

萧炎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她,还是记忆中的曼妙倩影。清纯动人白衣裙,青丝如瀑倾泻而下

一想到她曾经杀红了眼,和星陨阁长老们大战魂殿的七位尊老,再看到她如今的温顺模样

萧炎不禁哑然失笑,本来故人相见的心酸和压抑不住的思念之情消失不见,倒是玩性大增

他承认自己不是一个专情的人,不够忠贞。可在小医仙面前,一切道德约束都是空洞的

只要知道她美的不可方物,这就够了,再执着于其他的框框条条,是亵渎仙子,暴殄天物

谁说我们斗破一夫多妻制?我大萧炎从未亏欠过任何红颜,云韵除外

青阳镇、出云帝国、黑角域、中州那些温暖的日子,此时此刻全部涌入心头,一时感慨

他知道,小医仙从小便是命运坎坷,独自一人走到如今,孤孤单单,若是在她年少时能够在迦南学院待一段时间,或许她的性子也不会如此孤僻。

当年的她,虽然明知道自己体内情况,可依然倔强的保持着那份善良,将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不想令得别人因为自己而受伤害,那份善良的侵入心肺的笑容,让得无数人陶醉其中,

都说最难消受美人恩。小医仙啊小医仙,你对我的恩情又岂是区区感谢二字可以还清的?

“一个人走了,也不怕孤单啊?”身着黑衫的男子,轻笑道

他的话,让得后方愤怒的众人突然一愣,而还不待他们回过神,白衣女子的轻灵嗓音,便是俏皮的响起,让得所有人,都是如遭雷击的呆滞了下来。

“你不肯陪我,我只好自己走了啊。”

黑衫男子捎了捎头,望着那灵动双眸中有着点点黯淡的白衣女子,苦笑了片刻,终于是道:“那跟我住到乌坦城去?”

白衣女子掩嘴轻笑,美眸却是泛起点点红润,唇角有着一抹温暖柔和的弧度扬起。

见到她这般反应,那排队的众人,一颗心顿时摔成数瓣,瞬间挖凉哇凉的…

“一个人走了这许多年,半点音讯全无,你好像在躲着什么一样,不会是躲着我吧?”

“你不肯陪我,我只好自己走了啊”小医仙话语内容虽平淡,可声音确是压抑不住的颤抖起来

她心中那原本黯淡的希望,此刻无法克制的熊熊燃烧起来,再也压抑不住心中埋藏多年的故人相见的喜悦,和那份少女专属的情意绵绵。她恨不得立刻将医馆的人全部赶出去,好好的跟萧炎痛痛快快的说上三天三夜,光是聊聊这些年都去了哪里做了什么,都足够她兴奋许久

“那跟我住到乌坦城去?“少年说话一如往昔般耿直,从不遮掩内心的真实想法,堂而皇之的说出了那登徒浪子般轻薄的言语,但是小医仙不仅没有觉得厌恶,反而小鹿乱撞欣喜若狂

她毕竟是经历过无数大战洗礼的人,见过大场面!

就算萧炎目前表现的跟山村傻小子一样,她也不可能像山村傻娘们一样傻乎乎的满口答应

可是啊,从那天古界把这小笨蛋托付给熏儿之后,她就以为自己的爱情注定要像被人遗弃的可怜小狗一样没有下文了

谁知道这笨蛋主动上门,还偏偏当着这么多自己的病患面前,说着最下流可又赤忱的真心话

她忍不住掩嘴轻笑,美眸却是泛起点点红润,唇角有着一抹温暖柔和的弧度扬起。

谁说我们斗破一夫多妻制?我大萧炎从未亏欠过任何红颜,云韵除外

于是她在心里回应道”你别是个小傻子吧我的炎帝哥哥,脑子被异火烧坏了?熏儿能同意嘛?

咳咳,我脑部了亿点点细节,你们可以说我很水。反正我脑补得很爽,嘻嘻嘻嘻嘻

雅妃的部分差不多可以略过了,又没啥交集,非得说有的话

邻家成熟美艳大姐姐和少不经事但热情似火的年轻小伙子不可不说的风流韵事?

我敢写,平台敢给我过吗?

我能写,你们还能看到吗?

我想写,我还想不想活辣?

“三十亿…能不能便宜点?”

台上的雅妃,同样是因为这突然的声音怔了怔,美眸转向那椅子处,然而,当其目光望着那一道噙着笑容的熟悉脸庞时,手中那卷价格不菲的天阶低级功法, 便是在啪的一声,掉落下地。

“三十亿,再加个人的话,行不行?”

黑衫青年望着那比起当年显得越发成熟的绝世尤物,笑吟吟的道。

然而,就在不少人坐着看好戏时,那台上的雅妃,却是怔怔的望着那对与当年相比,依然清澈的黑色双眸,半晌后,她轻咬着红唇,脸颊上,浮现一抹魅惑众生的妩媚笑容。

“可以考虑啊…”

啧啧啧,你们听听

“三十亿,再加个人的话,行不行?”这是有两个妻子的人说的话?

我tm都想给你一榔头,熏儿妹妹终究是错付了是吧?你是觉得九彩吞天蟒咬不死你是吧?

雅妃也不是省油的灯,一个敢问一个敢答

还记得少年刚出乌坦城时的青涩模样

黑袍下略微有些急促的呼吸声,让得雅妃红润的嘴唇挑起一抹得意的轻笑,她很喜欢让得这位冷静得有些过分的少年,在她面前露出这个年龄本该有的青涩与害羞。

“萧炎弟弟,我很期待,当你再次回到乌坦城时,将会达到何种级别!”玉容上的妩媚笑意忽然一收,雅妃轻声道。

当初的那个青涩的少年,只因自己酥麻的嗓音和妩媚的身姿,就险些把持不住,还真是好笑

大姐姐我啊!就喜欢逗逗这种故作深沉的少年,本来少年人嘛,肩头上就应该是草长莺飞和清风明月,跟个小老头一样古井无波,冷静的有些过分了,那有什么意思嘛!一点都不好玩

结果萧炎这小家伙儿,看到雅妃大姐姐风情万种的娇躯,还是没忍住少年人的躁动难耐

对于这比自己小了几岁的淡然少年,雅妃心中却总是有几分另类的喜爱,这并不算是男女间的情感,反而更有些类似一种姐弟情感。

伸出玉手,雅妃轻轻拍了拍萧炎的肩膀,灵动眸子中,略微有些伤感:“保重!”

抬起眼,萧炎定定的望着这位在乌坦城几乎无人不知的大美人,忽地轻笑了笑,上前一步,忽 然伸出手臂,轻轻的揽住后者那充满诱惑的水蛇腰肢。

手臂环着这不知被乌坦城多少男人垂涎的完美腰肢,萧炎能够感受到,在他抱着雅妃之时,后者的身体,生硬的僵了起来,好片刻后,方才再度回复柔软。

愣愣的立在原地,雅妃被萧炎这特殊的“告别”动作搞得俏脸微红,不过好在萧炎并未有进一步的举动,不然她还真的会以为,这小家伙是不是忽然间色心大涨了。

望着那逐渐消失在转角之处的背影,雅妃俏脸上的绯红方才逐渐淡去,玉手在先前萧炎手掌握处抚了抚,那里似乎有着淡淡的热温残留,异样的感觉,让得雅妃脚尖泛着酥麻。

本来她俩就是性感大姐姐宠爱着少年老成的傻弟弟,所以雅妃对萧炎突然来这一手毫无防备

让他抱到心满意足为止,算是雅妃对他特有的温柔和安慰方式了

这么多年来,雅妃独立于加玛帝国西北地域,掌管着无数大拍卖行,被称为“金之女皇”

她什么男人没见过啊?那些男人不是馋她妖娆身子就是馋她背后滔天权势或巨额财富

没几个对她真心实意的,就算有,那她也不曾动心过。也唯有曾经那个臭弟弟萧炎倒算牵挂

谁说我们斗破一夫多妻制?我大萧炎从未亏欠过任何红颜,云韵除外

也只有萧炎,对她没有人性的勾心斗角,也可以直接无视她的一切虚名浮利,坦诚相待于她

所以综上所述你别看萧炎是个官方认证的花心大萝卜,可他也不曾辜负了红颜知己啊

云韵,哎,孽缘啊,如果她真的选择和仇人在一起,那就不是外柔内刚,充满魅力的云韵了

望着那张美丽而充满着韵味的俏脸,纳兰嫣然心中轻叹了一声,这些年不乏诸多在中州大陆上颇为名望的强者以及势力首领对云韵表露过爱意,不过可惜,却无一人能够有着半点的进展,她心中清楚,在云韵的心中,那个人的影子,恐怕极难根除,即便如今的他,已经有了妻室…

“萧炎送来了一句话…”纳兰嫣然轻声道。

她的话音刚刚落下,那一直都是平淡如水的云韵,却是骤然转身,那般反应,看得她再度苦笑一声。

“什么?”云韵的声音,不知觉的有着点点颤抖。

“他说…你可愿意再回加玛帝国…”纳兰嫣然微微一笑,笑容有些酸涩。

云韵也是怔了下来,贝齿紧咬着红唇,美眸突然的有些湿润,那里,一直都是她最为怀念的地方。

那里,不是云岚山,而是魔兽山脉…

云韵从始至终,最怀念的还是魔兽山脉,从小到大她都是别人眼里高高在上的天之骄女

只有萧炎,把他当成那个柔弱不堪,需要照顾的温柔妹子“云芝”

也只有萧炎,把她当成不谙世事的笨蛋少女,自顾自的说着什么要保护好她之类的傻话

如果当年自己没有说“你敢碰我发誓一定让你后悔”,而是害羞的默认了他的举动

是不是就有伉俪情深,璧人缱绻,炎韵夫妇纵横大陆的故事,流传为一段佳话?

谁说我们斗破一夫多妻制?我大萧炎从未亏欠过任何红颜,云韵除外

如果当年生米终于煮成熟饭,是不是现在一切就有所不同?她也不用孤独的在花宗呆着了

可云韵就是云韵,骄傲的、外柔内刚的云韵!玉可碎而不可改其白,士可杀而不可受其辱

哎,特别感慨,当年的天蚕土豆还没有吃老本,还是想写出全新的东西来的!还是有梦想

他呀,现在就是一个精致的商人罢了,现在写的文都像是套路成熟的精致商品文

他很聪明,直到不会有人永远喜欢看小白文,但永远会有人喜欢看小白文,于是他一直写

少年半生不熟的青涩感或许不够完美,可也最宝贵,最难得

现在的天蚕土豆,我也看。但他已经出到第五本斗破苍穹——万相之王了,彻头彻尾吃老本

当年之所以被人怀念,就是因为现在不尽如人意。当年那一轮明月终究是回不去了,空遗恨

就到这里啦!都快5000字了

我是阿山,祝你幸福。

发表评论必须先登陆, 您可以 登陆 或者 注册新账号 !

共 5 条评论

山一样的意志

企鹅群 668105092

热度 38 万
正式作者
  • 0

    关注

  • 4

    粉丝

  • 105

    作品

  • 2

    评论

近期评论